瀏覽路徑: 回首頁 > 最新消息 > 本處新聞
總統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專訪

蔡英文總統日前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專訪,針對當前國際局勢、臺美關係、兩岸關係等議題,回應媒體提問。

總統問答內容如下:

問:首先,想談談您在2019的新年談話。您今年新年談話特別提到,中國必須尊重臺灣絕對不會放棄主權。請稍加說明一下,曾否預見臺灣在什麼情況下可能和中國統一?

總統:我們需要看一下現在整個國際的情勢跟臺灣的情勢。我們面對的是一個越來越強大的中國,而且企圖心越來越強的中國,尤其是一個想成為世界霸權的中國。在過去,臺灣是一個成功的例子,比如說在經濟、在民主的發展上、甚至在很多普世的價值,人權、自由等等的議題上,臺灣都表現得很好。我們做為臺灣人,也非常地自豪。

經過了戰後好幾十年的努力,我們走到了今天,但是面對中國一天比一天的強大,企圖心也越來越強的情況下,來自中國的威脅也越來越大,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所面臨的挑戰,就是我們現在的這種獨立的生存、我們的安全、我們的經濟發展的繁榮、還有我們的民主,是不是可以持續地發展下去,對臺灣來講這是一個最重要的議題。

習近平主席在元旦次日的講話,讓臺灣警覺到說,臺灣獨立生存的現況,有可能會被改變,因為他已經開始在談統一,他已經在談一國兩制。對臺灣人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警訊。我們也必須在第一個時間,以很清楚的訊息,來傳達臺灣人對一國兩制不能接受的態度。

我們了解這是一個我們不能夠講話講的不清楚,為了禮貌而講的不清楚,或者是為了外交上的種種考量,傳達不清楚的情形,我們必須清楚的傳達給中國的領導人,一國兩制在臺灣是不被接受的。

我想在這裡特別提一下,中國的野心、中國的企圖心,不僅只於對臺灣,它其實是對這個區域的每一個國家,甚至區域外的其他國家,他們都希望有一個可以控制、或者是影響的可能性。所以當臺灣面臨到中國的壓力的時候,這不單純只是臺灣的問題,還是區域其他國家、甚至區域外其他國家將來所共同要面對的問題。

 

問:回到剛才您談到習近平,習近平曾說「老祖宗留下來的領土,一寸也不能丟」,我們也看到他加強對臺灣及臺海軍演,這些威脅對您在臺灣的政策與決策的影響為何?他的論調或中國的政策是否迫使您變得更強硬?

總統:中國對臺灣的軍事威脅確實是每一天都在增加的。事實上,它的軍事威脅不只限於對臺灣,對整個區域來說都是一個威脅。因為它對軍事的準備、軍事的能量,確實在這幾十年來是快速的增加。這也讓我們開始警覺到,對於我們自身防衛的力量,必須持續地去強化。我們也必須重新去檢討我們的戰略,尤其是不對稱的戰爭的戰略的形成。

另外,我們也希望,當我們在面臨來自中國的武力威脅的時候,很多的周邊國家,或者是跟我們理念相同的國家,會一起來支援臺灣,來守住臺灣這個非常重要的,不論在安全或產業,或者是在民主自由的發展上一個非常重要的地方。

 

問:談到威脅,我們看到中國國家媒體若干權威人士大肆臆測很快會入侵臺灣,您對此感到憂心嗎?您認為中國國家媒體是在虛張聲勢,還是您認為臺灣正面臨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機?

總統:我想沒有任何的總統或是領導人,會排除軍事衝突的可能性。所以,我們要隨時把我們的軍事準備都做到最充足的情況。但是軍事的行動,必須來自於正式的政治決策,所以我們在很多的政治思考,或者是政治的對應方案裡面,我們必須去增加中國對臺採取武力的這個政治成本。如果因為政治成本太高的話,我相信,中國的領導人也不會貿然的來進行這一個攻擊。

 

問:顯然北京正試圖從政經面向壓榨您及臺灣。航空公司、汽車製造商、成衣商,甚至您在加州光顧的麵包店都受到北京施壓。身為臺灣領導人,看到中國如此的行徑,您是否感到挫折沮喪?您將如何改變這種情形?

總統:我覺得,中國或許覺得他們做這些事情,會讓臺灣人挫折感更深、會打擊臺灣人的士氣。事實上,如果我們看臺灣的人民,在每一次這些事件發生的時候,其實大家都是很生氣、對中國的感覺,是越來越不好。所以我想講的是,當中國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它在臺灣的效果,其實是反效果的,並不是像他們所想的,他們做這些事情,能夠讓臺灣人民退讓,並不是這個效果。

 

問:在最近的選舉中,國民黨在地方選舉上大勝,您對此如何解讀?是否意味社會大眾不滿意國家或臺灣目前的方向?民眾傳達給您及您的執政團隊的訊息為何?

總統:上一次的地方選舉,基本上是一個地方選舉,所以它主要選舉的焦點還是在內政的議題上面。沒有錯,從2016年5月我們開始執政之後,我們很勇敢的去執行一些改革的方案,譬如說年金改革方案,因此讓受到影響的人累積了很多的不滿,而這個累積的情緒是有被擴散。同時在一些分歧性的議題上面,臺灣的社會也產生了很多不同的意見,比如說同婚的議題,這些意見在臺灣的社會裡面,意見是分歧的,在選舉裡面就產生了一個很大的意見上的衝擊。

另外,當然還有一些內政上的措施,沒有去特別照顧到比較弱勢的人。這些議題造成在這一次的地方選舉上,人民覺得應該給執政者一個警示。但是在兩岸的議題上面,這一次是一個地方選舉,它不是一個核心的議題,也因此不能以這一次選舉的結果,來解釋成為對中國態度的改變。

 

問:提到選舉,我們看到專制政府在全世界操弄假訊息攻勢,您的執政團隊也表示擔心假訊息攻勢。您在上一次的選舉中看到什麼特殊的假訊息攻勢?您擔心2020年選舉再度發生嗎?

總統:假訊息在這一次的選舉當中,確實是一個很重要的選舉議題,除了假訊息之外,來自外部的網軍的攻擊,也是這次選舉裡面產生衝擊的原因之一。我們看這些假訊息,有些是在臺灣本地,來自於臺灣本地,但很多也來自於臺灣之外的其他地方。他們也用了很多在其他各國的帳號,把這個訊息傳入到臺灣,所以這一次的選舉裡面,假訊息對選舉跟選民的判斷,是造成一定程度的衝擊,這是一個事實。所以我們在選後也開始在檢討,就是說假訊息這件事我們必須要處理它,因為它會傷害到我們的民主。

所謂民主就是人民自己對很多的事情,透過投票來表達他的意見,但是人民在做決定的時候,他的訊息必須是正確的,但是如果說他所收到的訊息是假的,那他的投票或者是以其他的方式表達的意見,可能就有出現偏差,在這種情況底下,這個民主就受到傷害了。

所以不論是哪一個政黨,我相信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利益,就是臺灣的民主必須是一個好的民主,對假訊息、甚至來自特定來源的網軍攻擊,我們都必須要有一套方法來解決,一方面強化我們的法律結構來管理這些現象,另外一方面也強化政府澄清這些假訊息的能量。最重要的就是說,這個假訊息的來源,很多都來自國外,他的帳號也來自於國外,甚至於其他的國家。而且受害的不只是臺灣,這個時候我們跨國的合作,就必須是一個很重要的功課,所以在這段時間以來,我們已經跟其他國家開始談這種跨國的合作來遏止假訊息。

 

問:我想談談您和美國的關係,先從2016年的總統當選人川普開始談起。他在當選總統後不久,上任前,史無前例接聽了您的祝賀電話,這通電話對您而言有何重要意涵?

總統:我們非常感謝有這個機會,可以跟美國的總統有一個直接通話的機會,這個是在川普總統剛當選的那一段時間,我們也希望透過這個電話,能夠向他表達恭賀之意。我們當然也簡單的交換一下對雙方關係的想法,這通電話事實上是在我們跟美國斷了邦交之後,大概三、四十年後的第一次有一個總統對總統的電話。姑且不論電話的內容或者它的實質意義。但是我覺得有一個很重要的意義是存在的,也就是說它能夠把美國跟臺灣之間的關係,在溝通層次上一定程度的提升,使得雙方的溝通可以更有效率,當層級提升的時候,雙方的關係可以改進、或者是推進的可能性就更大,所以我們很感謝這個機會,也覺得說這一次的通話讓臺美之間的關係,雖然不是每一次都是總統對總統,但是把溝通的層次一定程度的提高。

 

問:我們都知道川普是位非典型的美國總統,特別是在現今美國將與大陸交涉列為優先議題之際?您要如何因應?

總統:我們瞭解,任何一個總統做決策的時候,他有多方面的考量,尤其是他自己本國利益的考量,川普總統一直強調的「美國優先」,我相信也是這樣的一個考量。

我們在處理對美國的關係或對其他國家的關係,其實以臺灣身處的情境來看,在中國的壓力之下,很多事情處理的不確定性確實是比較高的。我們也很習慣會去處理這些不確定性,讓這個不確定性不會根本地影響我們決策的模式。

 

問:最近美國有一群參議員醞釀正式邀請您至國會聯席會議演說,倘若眾議院議長正式向您提出邀請,您會接受嗎?

總統:我想這不是一個簡單的邀約和接受的問題,因為我想在發出這個邀約之前,美國一定會有它自身利益的考量跟整個政治情勢的評估,那從我們的角度來看,假如有這個邀約,我們是不是會去接受,這件事情我想我們必須要從幾個角度來看,看這樣的一個到華盛頓去演講,對臺灣是不是有利,對臺美關係是不是有利,對區域的和平穩定是不是有利,所以我們會做一個綜合的考量。我的希望就是說,如果真的有這個邀約的話,當然現在還是一個假設性的問題,但是如果有這個邀約的話,我相信我們會很謹慎地來處理。我再講一遍,我們會考慮到臺灣本身的利益,也會考慮到區域的穩定,也會考慮到臺灣跟美國的關係,希望能夠做一個很周全的考量。

 

問:我想請教您有關美國發動抵制中國科技公司的運動,尤其是對華為。美國指控該等公司與北京合作,作為監控國家的武器。美國也鼓勵其他國家勿使用華為產品。根據您的經驗以及在臺所見類似情況,此一擔憂是否有必要?您對美國及其他面臨相似狀況的國家有何建議?

總統:我們處理華為這件事情,也是採取一個非常謹慎的態度,政府有一個特別的小組在處理這個事情,我們現在所限制的,主要的還是以政府機關或者是具有高度敏感性的機構。

 

問:從美國通過《臺灣旅行法》及批准對臺輸出若干潛艦技術,我們看到美國軍方及政府刻正加強與臺灣關係。然而,我們也聽到習主席老調重彈表示不會放棄使用武力。請恕我直言:「若中國明日入侵,您會指望美軍出現嗎?」

總統:我想我們的防衛準備是隨時的,換句話說,對於隨時都可能發生的這種攻擊,我們已經是一個24小時戒備的情況,所以以現在臺灣的防衛能力來看,我們在第一波的防衛的能量其實是有的,因此就是說,在中國的第一波的攻擊之後,它必須要去承受後面的國際壓力,它也必須去承受對自己的經濟跟其他層面的打擊,所以我們期待的就是說,我們自己會承受第一波的攻擊之後,全世界其他的國家可以共同站出來對中國做一個很強烈的表示跟壓力。

 

問:您有信心美國會主導進行嗎?

總統:就像我所說的,如果今天是臺灣,大家一定會問,明天是哪一個其他的國家,甚至於在區域的哪一個國家,當它不再屈從中國的意志的時候,它很可能面對的也是一樣武力的威脅,所以我相信,這不是只是一個單純臺灣受到攻擊的事情,它是一個中國展現出一種意志,就是它不惜以武力來擴充它的影響力的這種意志。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這個所有的利益,不是都只有在臺灣,所有的利益跟所有所受到的可能的傷害,其實是區域性的,甚至於是全球性的。

 

問:現在您以臺灣總統的身分坐在這裡,更重要的是,您是全球少數女性政治領袖之一,這對您的意義為何?

總統:做一個臺灣的女性總統,確實它的意義是很大。因為畢竟是華人社會幾千年來第一個民主政體在臺灣,而這個民主政體,產生了一個女性的總統。換句話說,女性,是不應該被限制的,女性可以達到的,是沒有限制的。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臺灣的民主確實是難能可貴的,尤其在一個華人社會裡面,能夠出現一個這麼好的民主,而這個民主又能產生一個女性的總統。對於整個民主的發展來講,確實是很有意義的一件事情。

 

問:我們看到中國某些官員、國家媒體不斷攻擊您的政策及個人,他們說您是情緒化又極端的領導人,往往直言您是女性,您個人如何看待?如何因應那些言語攻擊?

總統:這種攻擊其實是每一天都有。不只是中國對我的攻擊,在國內也有很多。做為一個領導人,不論是男性或是女性,其實都面對各式各樣的攻擊。很多的攻擊,其實都是臆測的,或者是刻意製造出來的、假的事實,或者是扭曲的事實。所以,做為一個領導人最重要的是,他的心境不會被這一些刻意製造出來的攻擊而影響他的判斷。或許,製造這些攻擊的人,他的意思就是要影響這個領導人的意志,或者是影響這個領導人的判斷。但是,我們最重要的責任,就是知道這些人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情,而我們不會受到這些攻擊的影響。

 

問:您是否不樂於回答有關女性政治人物的問題?您是否希望女性領導人能夠獲得平常心對待,不必在每次的個人訪談中,再回答這些問題?

總統:在我們還沒有到達女性領導人是一個很正常,而且是一個經常會發生的事情之前,任何的女性領導人,包括我,都有義務要回答你所要問的這些關於女性領導人的問題。

不管我喜不喜歡,我覺得,做為一個女性的領導人,我有義務替女性回答這些問題。

 

問:您的狗和貓透過整個競選活動、社交媒體,也變得很有知名度,身為愛好動物人士,整屋子的動物,包括3隻狗2隻貓對您的意義為何?

總統:其實我跟這些寵物互動的時候,當然心裡是很疼惜牠們的,也希望牠們可以過得更快樂。但是我也要透過貓跟狗的寵物,向社會大眾傳達一個訊息。因為我的貓都是撿回來的貓、我的狗是退役的導盲犬。在社會上,很多人會選擇不去照顧牠們。但是我想證明一件事情:退休的狗,一樣很可愛、一樣讓人喜歡;街上撿來的貓,一樣可以跟你做心靈的交流,而且牠們很可能更聰明,都是值得我們去疼惜的。我也很鼓勵,因為總統做了這樣的事情,也希望我們的社會大眾能跟我們一樣,去疼惜這些街上流浪的小動物,或者是這些曾經服役、而且年紀比較大的狗,我們可以多花心思來照顧牠們。

 

問:請問總統可否告訴我們一些關於您大眾所不知的事,您高中時翹過課嗎?您最喜歡的卡拉OK歌曲是哪首?請您談談大眾可能不了解您的事,一些也許會令他們感到驚訝的事。

總統:經過這麼多的選戰,幾乎沒有東西是公眾不曉得的事情。不過回答你的問題,我也有逃課過,我也有時候真的不想去上課,所以就不去上課,這個事情也有過。

沒有人正式問過我卡拉OK這件事情,所以我可以回答你這題,我去過卡拉OK,但是我沒有在卡拉OK唱歌,通常我都跟我的朋友去會帶一本書在那裡看,然後聽他們唱歌。

 

問:我想在機上聊聊工作的艱辛。總統是不分晝夜全年無休的工作。這樣需隨時因應的艱鉅繁忙的工作會否把你打倒?

總統:習慣之後就會知道政治人物的生活就是這樣。民選政治人物尤其如此,必須準備在不同時間會晤不同的人,前10分鐘或許接見某一個團體,後10分鐘改見另一個團體。所以,你必須立即改變思緒,在5或10分鐘內準備會晤另一個團體。

 

問:您要扮演不同的角色。上任以來,有沒有什麼事讓您感到遺憾或失望,覺得應該採取不同的做法?

總統:這問題很難回答。上任頭一年半,我花太多時間處理政務,也花一些時間出訪友邦。很多人認為我和他們有些脫節,因為,當我還是反對黨領袖、總統候選人時,他們常會看到我並且面對面和我交談。當我成為總統後,似乎有點離群索居,他們覺得和我之間有了距離。所以,若說有遺憾,那就是在執政的前一年半,我或許該多花些時間走出去和民眾面對面交談,讓大家感受到我還是他們所熟悉的那個人。

 

問:對2020年有什麼想法?是否會尋求連任?對未來的想法為何?

總統:任何一位現任的總統自然會想為國家做更多事,實現自己的政策目標,當然也希望未來的四年能夠繼續帶領國家完成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