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路徑: 回首頁 > 最新消息 > 本處新聞
慶祝2019年台北-亞特蘭大姐妹市40週年專文 與馬丁路德.金恩博士一起逐夢

 

簡報1

 

 

作者:駐亞特蘭大辦事處副處長   洪中明

 

 

朋友們,今天我要對你們說,儘管當前艱難重重,但我依然有一個夢想,這個夢深植於美國夢之中。
我夢想有一天,這個國家將會奮起,實現其立國之真理信念:即人人生而平等。
我夢想有一天,在喬治亞州的紅色山崗,奴隸的兒子能夠與奴隸主的兒子一同坐席,親如手足。
我夢想有一天,我的四個孩子將生活在一個,不以膚色,而是以品德優劣作為其評判標準的國家中。
我夢想有一天,阿拉巴馬州會改變,在那裡,黑人兒童與白人兒童能夠如兄弟姐妹般的牽手同行。
今天,我仍懷有這個夢想
摘自馬丁路德.金恩-我有一個夢

 

亞特蘭大是世界著名民權牧師、諾貝爾獎得主(1964年),馬丁路德.金恩博士(Dr. Martin Luther King, Jr., 1929年1月15日-1968年4月4日)的出生地,也是他遇刺逝世後的長眠之處,每年亞特蘭大市都會舉辦金恩博士逝世紀念活動,今(2018)年恰逢金恩博士遇刺殉道50年,各界擴大舉辦紀念活動,駐亞特蘭大辦事處有幸參與其中幾項重要活動。

首先,駐亞特蘭大辦事處劉經巖處長榮獲推薦,通過知名學府莫爾豪斯學院(Morehouse College,金恩博士的母校)隸屬之金恩博士紀念教堂(Martin Luther King, Jr. International Chapel)的審核,於2018年4月4日獲頒贈榮譽信眾會員(餘均為資深神職人員),當日與劉處長一同獲頒此名銜的各界領袖共10人,劉處長是唯一的外交人員,也是為唯一亞裔。劉處長個人的獲獎,除彰顯臺灣在人權、和平及非暴力方面的努力與成就備受國際肯定外,也讓台灣與非裔及宗教族群建立重要之鏈結。

5月9日上午,劉處長偕洪中明副處長、戴東榮副組長及王顥融秘書應邀赴埃比尼澤浸信教堂(Ebenezer Baptist Church,埃比尼澤意思為神是我的幫助),與200位貴賓一起參加紀念金恩博士逝世50周年禮拜,教堂雖不大,外觀毫不起眼,但卻是金恩博士年幼時接受浸禮之處,也是他後來與父親一同傳教的地方,更是他一生堅持非暴力運動信念的磐石力量,對金恩家族,亞特蘭大,乃至全美民權運動意義均非凡。

接著,在當日的寒風中,劉處長與同仁、各國駐亞特蘭大領事團成員及喬治亞州政學媒體及人權團體共約1000人,大家齊心遊行,從埃比尼澤教堂一路上行,直至州政府,走在金恩博士行過的榮耀道路上,也與金恩博士一起逐夢,追求「愛、和平與公義」。沿途傳來大會播放金恩博士不朽的I have a dream演講,短短的I have a dream 4個字,透過這個生命的吶喊,震倒耶利哥城般的民權高牆,翻轉了美國及世界。

2018年10月26日金恩博士小女兒,也是金恩中心執行長柏妮絲·金恩(Bernice Albertine King)在辦公室親切接待到訪的劉處長一行,了解台灣的人權發展,欣見我國成立人權博物館,感謝駐亞特蘭大辦事處對金恩中心的支持,期待未來與台灣交流合作。

馬丁·路德·金恩於1929年1月15日出生於美國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父親是一名牧師。金恩剛出生時的全名是麥可·金恩(Michael King),與父親同名。嗣老馬丁·路德·金恩於1934年前往納粹時期德國的柏林參加第五屆浸信會世界聯盟大會(Fifth Baptist World Alliance Congress),為紀念16世紀宗教改革領袖、德國神學家馬丁路德一生的犧牲奉獻,遂將父子名字同時更改為現名,這似乎默默命定了金恩博士一生將勇敢走上改革殉道之路。

金恩博士自小即顯示過人的聰慧才智,先後跳過9年級及12年級,直接進入非裔美人學術殿堂-莫爾豪斯學院就讀,時年僅15歲。1948年他從莫爾豪斯學院畢業,獲得社會學學士學位,接著赴賓州克魯塞斯神學院就讀,於1951年獲得神學學士學位,再赴波士頓大學直攻博士學位,主攻系統神學,順利於1955年6月5日獲頒博士學位。

1954年,25歲的金恩已在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Montgomery)的浸信會擔任牧師,在公開演講時經常引用聖經金句,闡揚『愛鄰舍如同愛自己』,並且終其一生持守著非暴力的革命理念。1955年12月1日,阿拉巴馬州首府蒙哥馬利市的羅莎·帕克斯(Rosa Louise McCauley Parks ,1913年2月4日 – 2005年10月24日,92歲)因拒絕在公車上讓位給白人遭逮捕入獄。金恩偕有志之士在蒙哥馬利發起拒搭公車運動。這次抵制運動持續了385天,金恩的家因此於1956年1月30日被炸毀,但他立即發表演說,安撫眾多攜帶槍械憤怒支持者,請眾人散去,拒絕以暴制暴。1956年11月3日美國聯邦地區法院作出判決:在公共汽車上進行種族隔離之法律違憲,非裔民權團體取得最後勝利,金恩一戰成名,1957年成為南方基督教領袖會議( Southern 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首任會長(並持續領導該會至遇刺身亡為止),成為美國最著名的民權運動領袖,開始他行遍全美的民權改革運動,也走上殉道的榮耀道路。

金恩等民權領袖整合非裔及基督教會力量,自至1968年在阿拉巴馬、喬治亞州、田納西州、紐約州持續舉辦大型聚會活動,推動民權改革,聲勢浩大。其中最受矚目的就是1963年8月28日在華府的集會,逾25萬民眾浩浩蕩蕩前進華盛頓市中心的國家廣場爭取平等及民權。在這次集會上,在林肯紀念堂前,金恩博士發表了膾炙人口的演講:我有一個夢。這個感性宏偉的宣言,今日讀之、聽之,內心依然波濤洶湧,令人悸動。

1968年4月3日,金恩在田納西州曼非斯市( Memphis, Tennessee)梅森大教堂(Mason Temple)發表演講「我已抵達峰頂」(I've Been to the Mountaintop),會前一再要求詩班領唱聖詩「牽我手,珍寶主」( Take My Hand, Precious Lord ),這一切似乎預告了這位民權巨星的即將殞落。隔(4月4)日下午6時1分,一顆子彈從空呼嘯而來,射進金恩下榻旅館的陽台,精準地穿入金恩的右臉頰,繼續貫穿他的下巴,最後停留在金恩那個力扛民權改革大旗的肩膀上。金恩被送往聖·約瑟夫醫院,雖進行緊急手術,卻沒有再醒過來,當日下午7時5分,醫師正式宣布金恩死亡。據診察報告,時值青壯的39歲金恩,卻有一顆超過60歲的心臟。

金恩博士一生為民權改革舟車勞頓,但最多時間停留在喬治亞州、阿巴拉巴馬、北卡等,最後殉道於田納西州,將他年輕生命傾倒於此。其奔走操勞之處,多為駐亞特蘭大辦事處轄內美東南區,當我們行走在亞特蘭大,腳掌所踏之處,在不經意間,在某一條街道的某些角落,就會與這一位改變歷史的偉大人物的足跡,在不同時空環境,卻在同一個地方重疊或交錯,這是多令人感到尊榮,卻又是多麼令人無限感傷。

通往榮耀的道路從來就不是一條康莊大道,就像聖經所說,那門是寬的,路卻是窄的。而歷史上,只有少數人能擁有超越時空的遠見,存心忍受各樣患難逼迫,經歷那至暫至輕的苦楚,為自己及人類成就極重無比的榮耀,金恩博士是少數其中之一。金恩博士用年輕熱情的生命澆灌美國這塊沃土,再藉由美國的全球影響力,為世界人權開出一條大道,如聖經所載:義人的路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

駐亞特蘭大辦事處同仁有幸參加了2018年紀念金恩逝世50周年遊行,當我們與各國駐亞特蘭大領事團成員等上千政要及民眾,一路緩緩上坡而行,聆聽金恩博士的逐夢演講,爬梳回憶歷史所載金恩博士所面臨種種內外艱難困境,心中不禁勾起對台灣2300萬同胞長期在國際社會所忍受不公平待遇的委屈與不捨,感嘆人類為自由平等奮戰的歷史為何不能一次剪裁而定,為何需要一再重複縫補彎曲悖謬,抱殘守缺,而這恃強凌弱、不公不義的世局究竟將伊於胡底?

但我們確實有一個夢,就如同金恩博士50年前帶領成千上萬民眾在街上所吶喊的一樣,就是台灣在國際社會能享有與其他國家同等的安全尊嚴,2300萬人民能夠在世界受到公平正確的對待!我們堅信,台灣繼續堅持以金恩博士所尊崇的非暴力方式,發揮臺灣的堅韌精神來面對無情無盡挑戰,是一條正確無誤的道路。我們與金恩博士有同樣的信心,就是當我們選擇與上帝站在同一邊時,真理公義終將獲得高舉。

金恩博士在這個世上只生活了短暫的39年,但全世界已經連續為他舉辦了50年紀念集會,這樣的聚會將繼續下去。金恩逝世後遺留四名子女:尤蘭妲·金恩(Yolanda Denise King,2007逝)、馬丁·路德·金恩三世 (Martin Luther King III)、戴科斯德·史考特(Dexter Scott King)·金恩、柏妮絲·金恩都承繼父親偉大職志,在不同機構繼續從事激勵人心及捍衛人權而努力奮鬥;金恩博士的精神更感召當時的年輕夥伴,如Andrew Young大使(美國首位非裔駐聯合國大使,1977-1979)及美國聯邦眾議 John Lewis (D-GA,1987 迄今)等,繼續高舉力扛人權改革大旗。

1983年,雷根總統簽署法案,宣布每年一月第三個禮拜一為馬丁路德紀念假日,1986年正式實施,至2000年,全美50州全部實行放假紀念;2011年8月22日,經20多年規劃,占地4英畝,包括一座逾9公尺潔白大理石金恩雕像,又名「希望之石(Stone of Hope)的丁路德紀念堂(Martin Luther King Jr., Memorial)正式揭幕,這是華盛頓特區近國家大道(National Mall)唯一一座非總統的紀念堂,與鄰近羅斯福總統、林肯及傑佛遜3位偉大美國總統紀念堂同列,一起遙望華盛頓總統紀念碑。而1968年設立的金恩中心(The King Center),每年超過百萬人次參訪,是造訪亞特蘭大必到之處,更在本年初獲指定為國家歷史公園(National Historical Park)。

50年過去,金恩博士的夢想並沒有被圈鎖在冰冷的歷史中,他的熱情依然持續發光發亮,並且不斷向外投射擴展,就像所效法跟隨的耶穌基督般,他像一粒麥子,落在地裡死了,結出許多子粒,結實30倍、60倍、100倍。

美國何其有幸,有金恩博士這樣一位人權巨人,駐亞特蘭大辦事處同仁何其有福,得以在亞特蘭大美東南這塊民權聖地服務,浸潤在金恩牧師從上帝領受的恩典產業中。願上帝祝福台灣,上帝祝福美國。

 

 

愛比立教堂教堂外

 

 

 

金恩博士逝世50周年紀念禮拜

 

 

摩爾豪斯學院校長David Thomas頒贈劉處長榮譽會員

 

 

 

 

金恩博士長公子金恩三世及孫女

 

 

金恩博士逝世50周年大遊行,劉處長右手方為比利時總領事

 

 

 

金恩博士逝世50周年大遊行

 

 

 

金恩中心執行長柏妮絲·金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