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改變的移動新能源

全球空氣汙染日益惡化,使歐美各國相繼宣布在2020~2040年間全面禁售汽、柴油車,台灣政府也明令於2035年禁售燃油機車。時程表已定,相關替代方案順應而出。其實中華emoving早在多年前進入市場取得先機,老牌車廠光陽機車擁有55年的製車歷史也不容小覷,但近三年異軍突起的Gogoro以獨創的能源網路系統與饒富科技感與時尚造型橫空出世,撼動二輪機車市場版圖,也加速電動車產業的發展。

台北大橋的機車瀑布是許多機車通勤族的記憶,這串連新北市三重區與台北市大同區的橋梁是雙北市民上班的路徑,尖峰的通勤時間,大批過橋的機車停等著紅綠燈,一眼望去如機車瀑布。置身車陣中,機車催動引擎的噪音、排氣,也是市井小民不得不忍受的日常,國民導演吳念真編導的《人間條件6》以此景為宣傳海報,許多外籍記者來訪,也都指名要拍攝如此機車大軍。

2016年,一群Gogoro的車主自發性地在三重集結,再一起騎下台北大橋,電動機車不會排放廢氣,而且騎乘時安靜無聲,創造出不一樣的機車瀑布。2017年更有超過500名來自北中南各地的車主參與台北大橋快閃活動,他們稱這是一場「寧靜革命」,也希望未來此情此景能成為台北的日常。

重新定義二輪機車

台灣是機車大國,2,300萬的人口擁有一千六百多萬輛機車,平均每兩個人就擁有一輛機車,機車是台灣民眾生活日常最重要的移動工具。不僅於此,機車在台灣是獨立、自主的象徵,幾乎每位滿18歲的年輕人,人生第一件大事就是考駕照、買機車;也有研究者將女性行動自主權與機車扣連。機車是方便的代步工具,但不可避免的也帶來噪音和汙染。而今Gogoro出現,重新定義二輪機車的符號意涵。

讓機車與環保相扣是Gogoro改變世界的切入角度。能源是當今全球關注的重要議題,能源危機不只是能源短缺,還包括污染問題。目前機車的動力來自燃燒汽油,雖然價格低廉,卻會在空氣中產生污染的懸浮微粒。電動機車改以電力為動力,是相對環保的方式。爰此,Gogoro選擇從電動機車出發,如果讓馬路上的排氣管都消失的話,是否就可以有效減少地球環境的污染,創造的影響是不是會更大?Gogoro行銷總監陳彥揚解釋。

將對地球環境的關心灌注在二輪機車的設計中,是Gogoro的初心;但市場能否接受又是另一個議題。

從2015年產品推出,到今日Gogoro已擁有八萬多的車主,三年內成為國內第四大機車品牌,大家對Gogoro的接受度越來越高,也意味著對地球環境的改變越來越顯著。

這情況與Gogoro車體的設計感緊密相扣。陳彥揚訪談過許多車主,購買Gogoro的動機,得到最多的答案是「科技感」三個字。Gogoro把機車改造得不一樣了。渾圓的車體、超跑級鋁合金車架、大膽用色,再加上對細節的注重,Gogoro 1系列像是精雕細琢的精品。Gogoro 2系列更傾聽市場的聲音,考量不同騎乘者的需求。「說教畢竟太沈重」,陳彥揚說,環保訴求在民眾的購買行為中並非首要考量,Gogoro則選擇另一種說故事的方式,以設計感與民眾溝通,「你可以選擇做對的事情,但是你要有技巧地說對的話。」陳彥揚說。

不只是機車,還很SMART

2015年,首度在全球最大的國際消費電子展(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 CES)中亮相的Smartscooter隨即驚艷各界,拿下「年度金獎」及「設計金獎」兩大獎項。而打造這一輛技驚四座雙輪電動車的人是陸學森及其團隊。他在香港出生,中學移居美國,學的是工業設計,職涯卻一路從Nike、微軟到宏達電不斷跨界,最終選擇在台灣創業,將各種稀奇古怪的創意投注在傳統的雙輪機車上。

面對電動車的供電方式尚在換電或充電兩系統間爭議時,Gogoro率先採用換電系統,使用松下的鋰電池,並自行研發換電系統。儘管換電站建置的成本較高,但換置電池方便,只要把車騎到GoStation(換電站),將電池取出,放入槽孔,系統會自動檢視記錄電池,六秒後,其他槽孔會再跳出兩顆飽電的電池,再裝回車內,就可以繼續上路。

Gogoro的車體和電池內建許多感應器,感應器收集使用者騎行模式的資料,再彙集成大數據,大數據分析能協助業者進行下一階段的決策及優化系統。

陳彥揚表示,Gogoro目前已在全台配置了六百多座換電站,累積至今(7月中旬)已超過152萬顆電池交換。每顆電池記錄著騎士更換電池的模式,如時段、使用天數、騎行距離等資料,透過充電站回傳雲端記錄,在騎士的手機App上就能清楚瞭解自己的騎乘資訊。系統自主運算,調配各換電站的充電,確保滿足尖峰時段的換電需求。大數據的分析有助於瞭解消費者的電池交換行為,使廠商能更有效運用電池,維持能源網絡平衡。

Gogoro的換電模式其實是來自於共享經濟的概念,消費者不直接擁有電池,電池統一由Gogoro管理、保養,向消費者收取的是電池的服務費,他們並不把自己視為機車的製造商,而更傾向以「能源管理公司」來定位自己。

以創新的產品及電池交換模式,Gogoro成功改寫電動機車充電慢、續航力不足的傳統印象,獨創的能源網路系統、佈建的換電站不僅作為電動車的後勤系統,未來更將為建構綠能智慧城市而準備。

彈性應對各地市場

Gogoro在台灣的實驗場域已經站穩腳步了,實踐換電系統是可行的作法。下一步,面向世界。

德國柏林是Gogoro跨入歐洲的第一站,與Bosch旗下子公司Coup合作,以租賃方式營運。陳彥揚解釋,Gogoro始終保持商業模式上的彈性;台灣擁有厚實的機車文化,可以一人擁有一輛專屬的電動機車,但在歐洲機車並非當地主要的移動工具,Gogoro則採機車共享的方式提供服務。歐洲民眾擁有相當高的環境永續意識,同樣能達成推動從燃油車轉到電動機車的目標。繼柏林之後,第二座城市是法國巴黎,而今年夏天西班牙馬德里的街頭也能看到Gogoro時尚的身影。

亞洲市場則拓展到日本沖繩的石垣島,與日本住友商事集團合作,在幅原不大的石垣島設置了四個換電站,租賃模式適合小島旅遊。

2016年,Gogoro開始佈局海外市場,目前設置在海外的車輛已經有四千多輛了,用智慧雙輪打造更美好世界的願景,Gogoro正一步步跨出。

陸學森曾在媒體上預告下階段目標將前進東南亞。陳彥揚進一步闡釋,台灣去(2017)年賣出一百萬輛摩托車,而東南亞的市場是台灣的17倍,它是一個能夠創造規模經濟與創造影響力的市場。

東南亞街道上的機車大軍並不能單從當地的經濟情況解釋,二輪機車或許是最適應當地地形、環境的選擇,而二輪機車產生的污染問題同樣是當地政府勢必面臨的考驗;Gogoro研判,電動機車才是未來解決東南亞都市規劃、智慧城市建設最合適的解決方案。

Gogoro開放換電系統標準,不收取任何權利金,藉此吸引有興趣的廠商加入電動車的研發,組成台灣團隊,開發國際市場。Gogoro本來要做的就是一個系統平台,像Android一樣,各家廠商能發揮自己的創意。陳彥揚強調:「Gogoro成功不代表什麼,Gogoro怎麼跟台灣的夥伴一起成功這才是重點。」

改變的起點

今年六月,Gogoro新車市佔率達到8.14%(計算新車掛牌率),是創立以來最高的數字,三年內從零成長到超過八萬輛。

這一切改變得以成就,「來自台灣是一個很願意接受創新想法的地方。」陳彥揚說。過去數十年厚實的電腦、智慧型手機、半導體產業,成就台灣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科技島,是發展新創的絕佳後盾。Gogoro所有的零組件,除了電池以外,百分百Made in Taiwan。

台灣同時也是孕育新創的搖籃,當新創業者在台灣實現概念,在當地市場練完兵之後,台灣是往海外發展很好的基地。因此「台灣跟Gogoro是互為彼此很重要依存的夥伴關係。」陳彥揚補充。

Gogoro的網站上,記錄現有車主騎行累積的總里程數,七月中旬已達到兩億九千三百萬多公里,可繞行地球7,334次,二氧化碳總排放量減少兩千四百多萬公斤,等於減少每年約兩百四萬多棵樹的吸收量,而且每秒鐘數字仍不斷變化著,這意味著每位車主的行為都為地球的環境改善貢獻一份心力。

筆者問Gogoro算成功了嗎?陳彥揚以他的老闆陸學森為例,「他這個人不會有成功的一天,因為他永遠都在做最新的東西……而且成功不在於你成就什麼,而是你有沒有找到下一個可以影響世界的切入點,所以這條道路是不會停的。」這句話不僅只描述陸學森個人,也適用於鼓舞地球上的每一個份子。那怕是再小的力量,每個人都能成就一個更美好的世界,願改變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