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路徑: 回首頁 > 最新消息 > 本處新聞
荷蘭-歐盟經貿觀察第64期

 

 

荷蘭-歐盟經貿觀察[1]

                       (64)

  • 專題分析

 

  1. 市場經濟與民主法治
  • 經貿新聞
    1. 本期總經要聞摘評
      1. 荷蘭政府不當補貼稅務顧問費
      2. 荷蘭GDP成長率創10年新高
      3. 荷蘭工會感受到財經官員的好意
      4. 荷蘭Eindhoven的經濟表現超前
      5. 荷蘭上議院通過網路監管法
    2. 本期個經要聞
      1. 荷蘭科技大學成立投資基金
      2. 荷蘭2017年上半年新車銷售大增
      3. 荷蘭政府常制肘併購案
      4. 荷蘭房價續揚但無量
      5. 台灣的《世芥蘭業》被荷蘭併購

 

三、其他

  1. 海外人才歸國橋接方案(LIFT)
  2. Marmara

 

出處:相關書籍、報紙和網站

作者:駐荷蘭代表處經濟組沈建一,07/28/2017

市場經濟與民主法治

--值得台灣人認清和省思的課題--

前言

中國在《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場域裡吵著要各國承認她的「市場經濟地位」(Market Economy Status,MES)已經很久了,該國在加入WTO的《入會議定書》上,甚至要求載明於入會滿15年後,也就是去(2016)年年底時,就應自動地取得這樣的地位,可是美歐都認為中國遲未真正地實施市場經濟制度而堅不認帳,目前雙方正為著這段文字在打官司(WTO的案號為:DS515/516),本官司的核心爭點在於會員國是否可以因為時間的經過就自動地取得「市場經濟地位」?已經有許多人預測這場官司的勝敗會決定WTO未來有無繼續存在的必要。中國原本就不是一個實施市場經濟的國家,當年卻被容許加入WTO,可見WTO並非以會員國應具有市場經濟體制才得以入會的國際組織。

但是歐洲國家若想加入歐盟的話,情形就不是這樣。依《歐盟條約》(TEU)第2-3條規定,要加入歐盟的國家除了必須實施市場經濟制度外,同時也必須是個已實施民主法治的國家。例如希臘在1961年就已成為歐盟的《準會員國》,然因為不符合這些正式會員的體制條件,遲至1981年才獲准入盟;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入盟也是如此,當1974-5年2國先後開始實施民主政體,經濟也慢慢脫離國營或強人家族掌控的形態後,於1977年正式申請入盟,可是2國直等到1985年6月經歐盟一再確認大致具有入盟所需的國體條件後,才得以完成入盟的談判。1989年起前蘇聯集團在歐洲的附庸國相繼發生政變,集團開始瓦解,後來這些脫離蘇聯集團的共產國家,也都陸續申請加入歐盟;但因不符合這些體制條件而被一再地拖延,其後經過不斷地協商、改善或做出承諾後,2004年起才得以逐漸地過關入盟。

那什麼是市場經濟呢?40年前我在學校修習各門經濟學的時候,老師們選用的教科書當然都是論述歐美市場經濟的理論,這些書本所描述的市場機能和基於追逐個人最大利益的理性經濟行為,和當時台灣威權時期的社會狀況其實格格不入。所以上課時教授們大都照本宣科地教,我則不加思索地學,是時心中但求考試過關,別無他念;縱使後來在經研所唸書時,仍不知所學和日常生活所見有何關係?更不用提這些經濟理論的實用價值何在?不但如此,在當時的社會氛圍裡,從來就沒有聽過有人談及市場經濟和民主法治的關聯,我還記得那時社會上最流行的口頭禪就是:「經濟歸經濟,政治歸政治。」,好像這本來就是兩碼子事般。

離開學校後因緣際會地在美歐社會混了20多年,才見證到原來當初書本所學的市場經濟是在歐美這樣的民主法治社會裡所孕育出來的理論,接著再生活多些時日後,又慢慢地體會到原來歐美學校裡所教的人文或社會科學理論,無論是經濟、財金、企管、法律、政治、社會、哲學、現代文學、當代藝術等,雖然科系名稱或專注的面向有別,其實背後的理念是一個整體的思維,都是以個人為本、為主體所發展出來的一系列理論。

若以西方的角度來看個人與國家的關係,理念上人民不但不是統治者的財產或工具,統治者反因人民授權才得以存在;政府不但不能隨意剝奪人民的私有財產,人民倒有權可以依主流民意隨時罷免或定期改選統治他們的官員。而且民主法治國家裡除依民意選出管理政府的官員外,憲法或法律也好、行政命令也好,其合法性、正當性也都是來自人民的授權,而法令制定的過程特別注重程序的正義,有權機關得先彙集利害各方的意見,最後則應採納主流的意見,整個立法過程必須公正、透明,否則制定出來的法令,會因正當性或合法性有瑕疵而被判無效。

再舉歐盟的法制來具體地說明個人與國家間的關係,依《歐盟條約》(TEU)第9條暨《歐盟運作條約》(TFEU)第20-23條規定,歐盟28個國家的人民除本國國籍外,也都同時具有《歐洲公民》(Citizenship of the Union)的身份,所以他們可以憑藉這個身份,在這28個國家內高興住那國就住那國,高興在那國繳稅就在那國繳稅,而繳過稅的人就有權享受當地的社會福利;在居住一段時間後,於所居住的城市裡就會有選舉權、也會有被選舉權。換句話說,歐盟28國任一公民有關居住、遷徒的自由權,都已超過原有個別國家的疆界,基本上歐洲人不需事先得到入住國的同意或核准就可自由地遷入或遷出,他們選擇居住的國家就像你在市場選購手機一樣,這就是以民為本、為主體的真義。

不管台灣過去的歷史為何?我國社會在許多有心人長期的努力下,基本上無論是市場經濟或民主法治早已邁進現代的主流大道;目前雖因曾經過長期殖民或威權的統治,以及深受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使得許多政府體制或社會力的運作,或因部份老舊思想的人還控制著社會的各種資源,或因受委曲的弱勢團體仍不諳民主法治的機制,以致於有些社會現象尚未能臻於完善;但我個人認為若假以時日,在主流民意的洪流下,我們的運作遲早能和歐美社會媲美。唯一要時時注意因應的,就是務必要全面認清財大氣粗的中國步步進逼後,對台灣內部造成的影響。

中國的經濟力若以GDP大小來看,全球排在第2名,這幾乎是中文媒體每天都在提醒我們的事,而且這些媒體也常提醒我們中國什麼時候就能取代美國,獨霸全球;好像中國經濟的發展和一般會有景氣循環的市場經濟不同,對中國而言只有景氣,沒有不景氣,一切的經濟成長都在習近平的掌控算計中。就算共產黨的高幹真能神機妙算、人定勝天;若以個人和國家的關係去看,我們也得再檢視一下有錢、有威、有權的獨裁政府,是否真能帶給人民幸福?獨裁者單方的恩賜是否真能靠得住?

我不用去舉劉曉波或李明哲等民權鬥士的案例,也不談論因「窩裡反」剛被拉下馬的「儲相」孫政才是否真的違法亂紀,談這些個案不是我的專長,應留給真正的專家去分析;再其次,我也不想談香港實施一國兩制20周年後,香港人是否滿意現況,因為我沒有在香港生活過,談這些會因心虛而不知所云。

本文想就上(6)月22日中國銀監會要求各銀行列管4家大型民營企業集團資金流動的案例,來說明人治社會的本質,加深大家對不同體制的認識。根據1個多月來外媒不斷地追蹤報導,案內被抽銀根的企業集團已有雪崩之勢,而且有數百億美元身價的集團負責人在程序不明、罪名也沒有公布的情況下,相繼地被拘留約談,有些已不能執行業務,有些則急著出清資產予與特定人,以取悅統治者來換取不被追殺;這些變動都已造成中國國內外相關企業的緊張,以及相關股價的大幅波動。

列管集團簡介

  1. 安邦保險集團(http://en.anbanggroup.com/index.htm )係2004年由鄧小平孫女婿吳小暉以6千萬美元創立的車險公司,10幾年來公司的資本額已成長至19億2千萬美元,所經管的資產總值高達2,420億美元,這間沒有上市的私人企業,其成長速度有如火箭衝天。該集團從2014年迄今累積的對外投資金額已高達200億美元,其中最出名的案例就是2015年以19.5億美元買下紐約最豪奢的華爾道夫旅館(The Waldorf Astoria Hotel)轉做私人在美國的辦公室。據英國金融時報6月23日的報導,該集團主要的資金來源是發行高收益的短期保單,2013年時集團保費收入為260億人民幣,至2016年已跳升至5,040億人民幣,其保單吸金能力之強,可見一般。但今年4月和6月間,集團的負責人吳小暉都曾傳出不明原因被公安留置約談,而無法執行業務的消息。
  2. 大連萬達集團(https://www.wanda-group.com/ )為1988年其父曾和毛澤東併肩作戰的中國首富王健林所創的房地產公司,依該公司7月6日在自家網頁公布的財務資料顯示,今(2017)年上半年集團的總營業額為1,385億人民幣,較去年同期成長12.4%;而集團的資產總值則高達8,826億人民幣。萬達集團最讓外媒驚豔的是2012年以26億美元買下美國好萊塢AMC娛樂公司,去年再以35億美元買下Legendary製片公司,成為全球最大的影視集團;除此,萬達在去年也曾大手筆地灑出44億美元買下美歐各地的商業大樓。
  3. 海南航空集團(http://www.hnagroup.com/en_hna/ )於1993年創立時是海南島上一家小型區域的航空公司,2000年創辦人陳峰另設立HNA集團的控股公司,是時HNA的業務已遍及航空、地產、金融、旅遊等各行業;若依2016年Fortune Global 500的排序,HNA集團以年營收530億美元排名全球第170名,遠比我台積電以294億排在第369名為優,而集團的資產則已累積至1,731億美元。該集團最近幾年曾出資400億美元併購不少海外公司,例如今年5月間曾買下德國銀行(Deutsche Bank) 9.9%的股權,成為這家全球著名銀行的最大股東;7月19日英國金融時報刊出《歐洲中央銀行》(ECB)正在評估是否要對本收購案展開調查。
  4. 復星集團(https://www.fosun.com/language/en/aboutus/1.html )係由有「中國巴菲特」之稱的理財大王郭廣昌於1992年所設立的鋁業公司,嗣後業務觸角擴及礦產、製藥、保險、高科技等行業,集團旗下的《復星國際》於2007年7月在香港交易所上市,根據復星國際網站公布的財報,這間公司去年的營收為740億人民幣,至於集團的總營收或總資產則無資料可查。惟據6月23日英國金融時報的報導,復星集團從2010年開始大肆併購國內外130家公司,其中包括法國的休閒渡假集團Club Med.和加拿大馬戲表演團體Cirque du Soleil等,2015年在中國政府打貪腐的風潮下,郭廣昌曾被公安拘留4天,當時也曾引起國內外商界的側目。
  5. 觀察與解析
  1. 2008年起美歐相繼刮起金融風暴、經濟一蹶不振的期間,中國政府挾著豐沛的外匯存底,非常聰明地以「救世主」的身影適時採行大幅度的財政擴張政策,政策的本意在剌激本國消費,以抵銷出口市場萎靡帶來的不良影響;於是在內外皆有利的情境下,以短短的7-8年時間,中國就躍身成為全球第2大經濟體。此後中國的統治者即逐漸收起原本謙卑的身段,轉而成為當今我們常在國際社會看到的強勢風格;此期間中國政府一直鼓勵公民營企業前往海外低價買進遭受風暴打擊的公司,起先是從發展經濟所需的資源,如鐵礦砂、煤、石油或大宗穀物的業主開始買起,其後逐漸轉往產業升級所需的高科技、石化技術、或金融服務、娛樂文創、房地產等。但後來因收購的手筆太大、太急、出的價太高,而逐漸引起各地主國政府的側目和戒心。
  2. 去年中國資金外流的速度甚快,使得原有4兆美元的外匯存底一路跌破3兆,讓中國政府自己也緊張起來,加上10月初人民幣已正式成為《國際貨幣基金》(IMF)特別提款權的法定貨幣,原先推動金融市場自由化的目的已達成,於是12月間中國便悄然地恢復外匯的管制。鑒於中國企業的財務操作的槓桿很高,使用短期融資購買長期資產的現象也很普遍,加上企業負債比率甚高(http://www.dealogic.com/insights/china-rising-debt/ ),時日一久,不只外國政府擔心,中國政府也怕發生「系統性風險」,進而引發金融風暴危及政權,於是習近平採取一系列的維穩措施,銀監會新上任的主席郭樹清監管4集團的資金就是其中一項。
  3. 中國人治社會的本質,無論是從政府施政或企業的經營表現來看,都一覽無遺,例如前述4家企業都是在很短的期間內,就成為國際爆紅的企業集團。企業快速崛起的現象在市場經濟國家裡也常見,不過都是因有創新的商業模式或技術突破之故;若以前述4集團的本業來推測,他們的事業能如脫韁之馬般地成長,應和黨政關係良好、享有特權脫不了干係。企業因有貴人相助而快速地闖出一片天,創辦人隨之富貴加身、飛黃騰達;然如今卻也因貴人的保護傘不見,使得企業經營的環境丕變,轉瞬間又有如雪崩,甚至連創辦人的身家也不保。其實這樣的情節在中國的史書裡,常不斷地反覆上演。
  4. 人治社會和菁英主導的傳統文化有不可分離的關係,而中國的傳統文化無論那家那派的學說,都是以帝王為中心去思辨,我們熟悉的忠孝節義、四維八德的道理,說到底都是為了鞏固領導中心;中國鮮少有學說是從爭取個人最大幸福去著墨。中國諸子百家的學說中,恐怕只有老莊的思想和當代西方的哲理比較契合;老莊苦口婆心地倡導聖王賢君要「清靜悟道」、「無為而治」,而且要「無為」到讓人民沒有感覺統治者存在的地步,如此天下蒼生就可以「各順其性、各安其命」地自然發展。但是老莊的「清靜無為說」在其後2千多年的歷史中,幾乎沒有被任何聖王賢君採納過,所以中國的社會迄今仍處於史書成王敗寇的情境中,未能真正跳脫出來;以致於人民常處於恐懼不安的狀態,有辦法的人就溜到國外生活去了。
  5. 現代民主法治國家雖以個人為本位去建構各種社會制度的運作機制,然正因為是以個人為本位,而每人的價值觀不盡相同,故意見自然分散多元;在人人都可算計對自己有利處去主張權利時,為能在不同價值觀中得到最大的公約數,制度的設計和運作的機制自然得講究妥協、交換的實利分配原則,而不求堅持己見、壓制對方,否則就會導致爭論不休、冤冤相報。事實上,也只有大家都能開始具有理性妥協、適度退讓的修養和文化,民主制度才得以順利地運作。
  6. 台灣在傳統文化的束縛下,奮力地試圖建立現代民主法治的機制,我們的社會從原本崇尚表面溫文儒雅、不明爭只暗鬥的菁英文化,轉型為社會力全面開放的民主文化。而社會民主化後,對生性積極強勢的人來說,當然不會放過任何可以增進自已權益的機會,若用後見之明來看,有些人似乎過份地堅持己見、永不退讓;而對生性不爭的人來說,則仍不太願意在體制裡公開地爭取自己該有的權益,大都選擇成為沉默的大多數。因而政府在制定政策時縱使有定見,然若不聽從大聲公的意見加以修改的話,程序上不但有於法不合之虞,也容易陷入進退維谷之境,引來不必要的羞辱。
  7. 然無論如何,若依我個人淺見,這些紛亂都是轉型的陣痛,最要緊的是不能被強大的中國併吞;若台灣不被併吞的話,時間的巨輪自然會協助我們建立新的說理文化。天佑台灣!

 

 

 

 

 

 

 

 

 

 

 

 

 

 

 

 

 

 

 

 

 

 

 

期間:2017/06/01-07/13

編譯:駐荷蘭經濟組譚培.沈建一

本期總經要聞

  1. 荷蘭政府不當補貼稅務顧問費根鹿特丹荷蘭商報(NRC)的調查,荷蘭《經濟部投資業務處》(NFIA)在過去幾年間,為吸引外國跨國公司來荷投資,竟補貼潛在投資人稅務顧問費用;據該調查報告顯示至少有11家公司接受過這樣離譜的政府補貼。荷蘭高明有彈性的稅制實務,在歐盟國家間常引起爭議,2015年底歐盟執委會就曾裁定荷蘭給予美國咖啡連鎖店星巴克的Ruling屬違法的補貼(請參閱http://bit.ly/2nSE8LZ ),對歐盟其他國家在吸引外資上形成不公平競爭,故荷蘭政府應追討星巴克所欠的稅收。荷蘭稅法教授Richard Happe覺得這樣的選擇性補貼實不可取,對其他沒有收到此類補貼的公司不公平,進而造成政府和其他納稅人間的緊張關係。而經濟部在回應此問題時表示,這些案例比較特別,而經濟部只在吸引大型的投資時,才會有比較不同的作法。(取材自2017/06/01,NRC第3版。)
  2. NFIA的職責就是吸引外國公司來荷蘭投資,而相關人員在推動業務時,經常會強調荷蘭富有彈性的稅制。2014年以色列化學巨擘ICL考慮在荷蘭設立歐洲總部時,NFIA除強調稅制特色外,更進一步的表示ICL聘用位於Meijburg的KPMG事務所的顧問費,投資業務處可在上限25,000歐元內,負擔50%的費用。
  3. 荷蘭稅制容許外資在設立據點前,得和稅務機關事前就集團間內部交易的「移轉訂價」應如何訂定進行協商,以便投資人事先核算應繳之營所稅稅額,稅務機關於協商內容確定後便簽署書面證明(英文一般稱為Advanced ruling),日後投資人如確依協商內容進行相關投資時,便可依該Ruling繳稅。鑒於投資人與稅務機關間的協商富高度技巧,跨國公司都委由荷蘭民間的稅務顧問代為處理。本案NFIA所補貼的,便是這種性質的顧問費。
  4. 荷蘭GDP成長率創10年新高:根據荷蘭央行(DNB)和中央計畫局(CPB)的預測荷蘭今(2017)年的國內生產毛額(GDP)將成長2.5%,將創下10年來新高。而明(2018)年和後(2019)年若全球經濟沒有突發狀況的話,GDP將分別再成長2.1%和1.9%;至於通膨率則分別為1.1%、1.1%、及1.4%。今年的失業人數將從去年的538,000人降至445,000人,明年將再降至425,000人;但因市場上仍有大量兼職的人員希望能有更多的工時,所以薪資的調漲較為有限。現行勞動市場的供需,除ITC產業稍為緊張以外,仍不及2008年爆發金融危機前的水準;所以永久契約的成長仍有限。
  5. 另外DNB亦設算美國實施貿易保護主義時,對荷蘭經濟的影響,若美國提高進口關稅15%,實施出口補貼10%時,預計將使荷蘭明後年的GDP減少0.1%和0.2%;若其地各國跟進也實施貿易保護措施時,則對該2年荷蘭的GDP將至少產生0.5%的減損。(取材自2017/06/13-14,NIS News Bulletin。)
  6. DBN認為荷蘭經濟在許多方面都呈正向的發展,例如:家庭所得已有所改善,尤其是薪津所得有顯著的改善,所以到2019年以前,家庭的消費量每年會成長1.5-2.0%。至於政府的財政將有0.5-0.8%的盈餘,所以政府負債占GDP的比率會降至55.5%。
  7. 荷蘭工會感受到財經官員的好意:荷蘭中央銀行(DNB)和中央計畫局(CPB)最近分別發表對經濟前景樂觀的預測,而報告中認為工會在爭取調薪方面的努力不夠,所以薪資仍有上漲空間的說法,卻讓《荷蘭工會聯合會》(Federatie Nederlandse Vakbeweging,FNV)大受鼓舞。FNV副主席Mariette Patijn說:「在景氣仍微弱不明的時候,我們已儘可能地爭取調薪;現在兩機構對景氣的看法日趨樂觀,我們當然會更努力地爭取該有的權益。」當然FNV對目前的成績仍不滿意,或許也是巧合,最近DNB和CPB主管對外的言論,都認為薪資的調整沒有跟上經濟成長的速度,所以仍有再調漲的空間。DNB總裁Klaas Knot甚至認為因為薪資的調漲不夠多,所以物價也漲不起來;他認為工會在爭取薪資上漲方面,表現得太軟弱。除薪資上漲的幅度外,工作穩定也很重要。在FNV負責經濟分析的專家Aldert Boonen說:「工作不穩定的話,對收入有很大的影響,像是臨時工或彈性上班的工人,每月收入的差距就很大;在比較嚴重的情境下,做一樣事情的彈性工收入和有穩定工作的人相比,可相差50%。」Patijn副主席則補充說:「對有工作的人來說,能簽訂穩定的工作合約遠較臨時約有保障。今年每10個《集體勞動協約》中就有4個內含工作穩定的條款,而去年則只有3個能簽訂類似的規定。」VNO-NCW和MKB都主張政府不該將薪資調整的責任全部推給業者,政府也必須承擔更多的責任;若薪資調增淨額和毛額間的差異過大,業者就會躊踷不前,對調薪的速度和要不要提供穩定工作的機會,難免就會考慮再三。所以薪資淨額和毛額間的差距若能縮小的話,對業主和員工而言,就是雙嬴的局面。(取材自2017/06/15,Financieele Dagblad頭版。)
  8. 同時在荷蘭《工商聯合總會》(VNO-NCW)和《中小企業協會》(MKB)負責社會事務的副處長Guusje Dolsma則認為資方在薪資有調漲空間的業別,都已適當地反應;而且除了調整薪資外,員工的培訓也都在持續地進行中。她說她能夠理解外界對薪資上漲幅度不夠的批評;但是她認為業者仍處於經濟危機的餘悸中。她說業者在考慮薪資調整時,不僅關心工人實際受惠程度的多寡,也要考慮總薪資成本的增加對現在和未來事業經營所帶來的影響;她說工人拿到手裡的薪水每增加100歐元,對雇主來說就是300歐元的負擔,所以她認為薪資調增淨額和毛額間的差異,是問題的來源。
  9. Patijn副主席對央行總裁Knot的批評,一笑置之。她說:「我們的立場就是儘可能地爭取,任何行業若有比較大的調漲空間,我們都會充份地把握。例如運輸部門—我們的目標就是3年內調漲10%;金屬加工業我們已成功地簽署2年調漲4.45%的CLA;昨天(即6月14日)我們才和Holland Casino達成一個令人滿意的協議。可是像Jumbo超市物流工人,我們就沒有辦法爭取到更好的結果。」
  10. 其實FNV應可感到自豪,過去幾個月內,FNV在許多行業的《集體勞動協約》(Collective labor agreements,CLA)中,都曾爭取到至少2%的薪資調漲,而去(2016)年就只能爭取平均1.6%的調漲率。原本是負責勞資談判部門的主管,最近才升為副主席的Patijn女士說:「和過去幾年相比,最近薪資調漲的空間明顯地有所不同,這幾個月我們所談成的協約結果,就是最好的證明。」
  11. 荷蘭Eindhoven的經濟表現超前:根據中央統計局(CBS)的統計顯示:荷蘭科技城恩荷芬(Eindhoven)市的經濟成長不僅超越過全國的平均數,同時也將阿姆斯特丹、鹿特丹、海牙和Utrecht等大城拋在後頭。
  12. Eindhoven市位於荷蘭南部的Brabant省,因有許多高科技公司在當地設廠而受益,去(2016)年Eindhoven的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3.6%,高於全國的平均成長率2.2%;而阿姆斯特丹(Amsterdam),鹿特丹(Rotterdam),海牙(The Hague)和烏特勒支(Utrecht)等名城的成長則介於2.2%到3%之間。(取材自2017/07/07,NIS News Bulletin。)
  13. 荷蘭上議院通過網路監管法:繼下議院於2月間通過《情報和安全法》(WIV)法案後,荷蘭上議院也通過本法案,如今WIV法已確定於明(2018)年1月1日起生效實施,此後荷蘭的國安情報部門將有權大規模地監看、攔截網路上消息。自由民主黨(VVD)、自由黨(PVV)、基督教民主黨(CDA)、改革政治黨(SGP)、勞工黨(PvdA)、老伙仔黨(50PLUS)、以及無黨無派(OSF)等均投下贊成票。內政部長在上議院答詢時,表示新法也授權政府得將依法搜集到的網路資訊和外國政府分享。而媒體以匿名方式保護消息來源的作法,得因國安情報機關的請求後,有義務向請求機關提供消息來源者的真實身份;但該機關提出請求前,應取得法官和新設立的監督委員會同意。
  14. 本法制定期間,荷蘭民間曾擔心國安機關的擴權會侵害民眾的隱私權,下議院於2月間通過法案時,已有些公民團體如荷蘭記者協會(NVJ)和刑事律師公會等曾揚言,若上議院也通過本法案時,要將全案提送司法機關審查新法是否合憲。(取材自2017/07/13,NIS News Bulletin。)
  15. 荷蘭國安情報機關AIVD和MIVD經《情報和安全法》的授權後,今後在掌握網絡流通的情報上將有更大的權力,例如他們可以在一定期間內全面監看流進整個城市的網路消息,或者監看所有荷蘭和敘利亞間的網路往來,不管這個網路是經由電纜或非電纜的傳送。AIVD和MIVD在進行網路監控行動前,得經由內政部或國防部長的批准,另外,新法也成立一個新的監督委員會;而原有的監管機構CTIVD則將於事後檢視所有的監看程序是否確實依規定辦理。

 

 

 

 

 

期間:2017/06/19-07/17

編譯:駐荷經濟組譚培.沈建一

本期個經要聞

  1. 荷蘭科技大學成立投資基金:荷蘭財金日報(Het Financieele Dagblad)頃報導Wageningen、Enschede和Eindhoven等3所科技大學和一些投資人集資成立名為《創新產業》的投資基金,該基金規模為7,500萬歐元,出資最多的投資人為PME退休基金(2,500萬),其餘的投資人包括:歐洲投資基金(European Investment Fund)、PPM Oost基金、Top Fund Gelderland、Overijssel創新基金、研究機構TNO、以及來自Twente市的個人投資客。
  2. 本《創新產業》投資基金預計投資20家在農業,醫療保健和資通訊產業等有創新科技的公司,每家平均將投資500萬歐元。荷蘭的大學在過去幾年紛紛成立各類的投資基金,例如:Utrecht大學就和來自加拿大的風險投資基金Chrysalix Venture Capital聯合成立Robovalley投資基金。(取材自2017/06/19,NIS News Bulletin。)
  3. 荷蘭2017年上半年新車銷售大增:根據荷蘭《監理所》(RDC)、《車輛公會》(Rijwiel & Automobiel Industrie,RAI)、以及《車商協會》(Bovag)的統計顯示:荷蘭今(2017)年上半年新車的銷售量較去(2016)年同期大幅成長16.8%。據了解上半年新車銷售成長強勁的原因,應和經濟景氣良好、消費者信心增強、以及公司用車的繳稅規定改變有關。
  4. 今年上半年在監理所登記的新車有226,500輛新車,較去同期增加33,000輛,若以廠牌來分類時,則以Volkswagen最受青睞,共售出23,800輛,占10.5%,依序為:Renault (21,400輛)、Opel (19,000輛)、以及Peugeot (16,100輛)。至於最暢銷的車型則依序為:Renault的Clio (6,045輛)、Volkswagen的Golf (5,759輛)、Volkswagen的Up! (5,672輛)、以及Opel的Astra (5,662輛)等。(取材自2017/07/1-3,NIS News Bulletin。)
  5. 荷蘭政府常制肘併購案:根據荷蘭mena.nl網站的統計資料顯示:今(2017)年上半年荷蘭因為有幾件大型的併購案(M&As)沒有談成,所以併購案中至少有一方是荷蘭公司的總併購金額從去(2016)同期的565億歐元,暴跌至229億歐元。另根據路透社(Reuters)的統計,今年上半年發生在歐洲的併購金額成長1/3,總金額達4,405億歐元,為3年來的新高;金額僅次於美國;所以荷蘭的情況與歐洲其他國家相比,似乎格格不入。不過從事併購諮詢的銀行業者、顧問公司或律師,對荷蘭的情況並不憂心,他們認為比較的期間太短,荷蘭經濟規模也不大,故從這些數據中得不出任何有意義的結論。雖然荷蘭政府的胳臂老往內彎,可是景氣樂觀的情緒瀰漫,因而併購的市場十分活絡,相關顧問公司和律師樓的生意都搶搶滾。今年上半年併購的金額雖然下降很多,但成交的個案仍高達330件,較去年同期多出10件。已成交的個案包括:投資公司3i買下眼鏡連鎖公司Hans Anders,Telegraaf Media Groep出售給比利時Mediahouse,而沒有多久前,Q-Park連鎖停車場也被美國風險投資基金KKR買走。(取材自2017/07/12,NIS News Bulletin。)
  6. 其實要擔心的是荷蘭人的心態,經濟部長Henk Kamp就曾一再公開地表示跨國公司併購荷蘭公司的案件應加強規範,就算雙方當事人已同意,仍應經過一段冷卻期間讓雙方再想想才可以定案。去(2016)年底,比利時郵政Bibost想收購荷蘭郵政PostNL,就是因為海牙的主管機關抵死不放行而宣告失敗。Allen&Overy律師事務所熟捻併購案件的律師Jan Louis Burggraaf說:「這就是保護主義。」而荷蘭Nationale Nederlanden要收購荷蘭保險公司Delta Lloyd時,儘管也有裁員的顧慮,可是荷蘭政府並不會反對,因為這2家都是荷蘭公司。
  7. 較為人知的失敗案例包括:美國化工塗料公司PPG收購AkzoNobel案、美國的Kraft Heinz有意強娶Unilever案、荷蘭Pon家族收購自行車製造商Accell案、以及軟性飲料公司Refresco被收購的案件等;併購失敗的原因往往都是被收購的公司不答應之故。當然也有收購方放棄的例子,例如中國原本有7家公司有意收購荷蘭廢物處理專業公司Attero,業主Waterland認為總能和其中的1家公司成交;可是中國政府的外匯政策突然改變,從嚴審理廠商匯出的資金,全案便如此泡湯了。
  8. 荷蘭房價續揚但無量:荷蘭房地產仲介公會(NVM)表示今(2017)年第2季(Q2)的平均房價較去(2016)年同期上揚9%;但房價上漲的趨勢似乎到了盡頭,因為房屋的總成交量僅約5萬7000戶,是過去15個季的最低量。Q2的平均房價為25.8萬歐元,較前一波的低點足足上漲了25%,也比前一波的高點多出2%。NVM理事長Ger Jaarsma在公會的新聞稿表示:Q2房屋實際售價超過要價的交易量增加22.5%,依要價售出的有14%多;而且賣方等待的期間也較短,為63天,去年同期為88天。各地房屋市場可分成3種情況:需求大於供給,供需平衡、以及供過於求等。在Randstad、Groningen或者是Eindhoven等人口稠密的地區,購屋者僅有5間以下的選擇,與去年同期比較,待售的房數減少了約8%,過去1年來這個地區的待售房數已減少了40%以上;所以此區的房市很緊,一旦房子投入市場,便可迅速成交。
  9. 至於Groningen東部、Drenthe和Limburg西北部地區等市場較不緊張的地區,房屋的交易量仍較去年同期成長了8%,至於部份地區像Lelystad交易量增加了48%,Waalwijk / Drunen地區增加了42%。雖然荷蘭的房市仍欣欣向榮,不過NVM認為這一波的漲潮,似乎已經來到終點。(取材自2017/07/14,De Volkskrant第5版。)
  10. Q2的房價以公寓的增幅最高,達12%,目前公寓的平均售價為20.3萬歐元,較經濟危機前幾乎要高出2萬歐元,其他類型住房的價格上漲則較緩:半獨立式房價上揚6%,連棟式和獨立式的房價上揚8%。以地區來說,阿姆斯特丹大幅上揚22%,Almere上揚16%多,Zaan地區近16%,Leiden超過15%;另外值得注意的是,Friesland西南地區的房價上漲了19%。而房價下跌的地區有:Zeeland(-0.9%),Zeeuws-Vlaanderen(-2.2%)和Uden及周邊地區(-1.3%);但是房價下跌的地區交易量卻增加了15%。
  11. 台灣的《世芥蘭業》被荷蘭併購:荷蘭的大型的植物花卉養植場Dümmen Orange頃買下台灣著名的蘭花業者《世芥蘭業》(SOGO Orchids) (https://www.youtube.com/embed/eOXyYsXyfEE )收購的價格並未揭露。《世芥蘭業》專門供應歐洲、北美、南美和非洲客戶所需的蝴蝶蘭花苗,雇有250名員工。至於Dümmen Orange則是僅次於瑞士Syngenta及美國Ball園藝之後的世界第3大國際花卉養植場。(取材自2017/07/15-17,NIS News Bulletin。)

 

 

 

 

 

 

 

「海外人才歸國橋接方案(LIFT)」啟動人才回流列車!

20170720版本

科技部於106年7月正式推出「海外人才歸國橋接方案(LIFT, Leaders in Future Trend)」,預計號召100名於海外具博士學位之具中華民國籍45歲以下人才回國服務,同步在三個科學園區設置「人才交流基地站」,協助海外返國學人與產學研界進行專業交流活動,期望藉此激勵產業創新及國內技術提昇。

本方案將以新竹、中部、南部三個科學園區為主要「人才交流基地站」場域,並納入園區廠商、研究法人、學研機構,以及園區外的優質產業。海外歸國人才得視其專長參與或主動規劃各類專業交流活動,以一年為期,並由政府提供返國學人交流經費補助,以及宿舍租金優惠、子女就學方案等生活協助。

透過學人及產學研界的交流激盪,一方面可拓展廠商視野,帶入國際科技新知及前瞻應用趨勢,另一方面促進海外歸國人才與國內產學研界的交流互動,協助建立國內人脈,作為返台發展的基礎。

本方案已自106年7月21日開放線上申請,8月14日截止收件,歡迎海外學人踴躍申請返國。更多申請資訊詳連結: http://lift.stpi.narl.org.tw/index

Marmara

Friday, the 13th of October of 2000, was not a black day.

In fact, it was an unforgettable Marmara’s day.

I spent most of the daytime floating on Marmara Sea. The night at the lobby of Marmara Hotel I met a painter just graduated from Marmara University.  She is an unique marmara’s girl.

The day was very Marmara indeed.

The young, beautiful artist had a fierce fire of life burning inside her. She was so determined to assert herself in such a traditional Muslim society.  She was eager and ready to accept the new world.

The composition, the stroke, and the color of those paintings exhibited in the hotel are the reflection of the burning fire inside her.

I visited Istanbul more than ten times, and nothing had ever impressed me more than the ten minutes’ conversation that I had with this vivid life-searcher. As I waved good-bye to this charming philosopher-to-be, I knew instinctively that Marmara would never be the same in my memory.

Friday, the 13th of October of 2000, was not a black day at all.  In fact, it was a very Marmara’s day.

沈         建         一

(Jeremy Jyan-yi Shen)

13 October 2000

Istanbul.Turkey

 

 

本刊宗旨和聲明

 

  1. 我國商人實為「台灣奇蹟」最重要的推手,他們長期在艱困的環境下奮鬥、茁壯,逐漸成為全球知名的企業;他們的努力除了帶給自己財富外,也帶來台灣社會長期的經濟繁榮,值得國人敬重。目前台灣企業在荷蘭投資設點者,約有200家左右,且絕大多數為我國上市櫃公司,而派駐來此、或被荷商聘用來此的人,都有很高的專業智能和流利的英文能力,他們以荷蘭為基地並在歐洲各國市場征戰。
  2. 荷蘭和台灣一樣都曾有很艱困的環境,但對社會主義的實踐程度,卻有很大的不同。這裡領最低工資的人要繳36.5%的所得稅,中上階級繳納最高52%所得稅的人,比比皆是;而花可支配所得時,除食物外的貨品及服務,須再繳21.5%的消費稅。所以這裡的政府很「夠力」,手上握有許多資源,在人民食衣住行育樂和醫藥方面,執行著龐大的「所得重分配」工程。此外,勞資關係和我國相比,也很不同。凡此總總,均讓習慣自由經濟思維的台商,來此後得重新學習、適應。
  3. 荷蘭是個法治國家,政府執行龐大的「所得重分配」工程時,得先有法律授權、再依法行政。然英語在荷蘭雖可通行,卻非官方語言,所以荷蘭龐雜的法令體系和日常所見全是建立在荷文基礎上。在荷台人雖英文流利,卻往往囿於業務繁忙,而疏於學習荷文。因此凡涉及經營企業的法令問題,大都逕向當地會計師或律師洽詢;然專業詢答所費不貲;且時因兩國制度、思維和文化相距甚遠,導致溝通不夠精準,而影響詢答效果,進而影響業務推動。因此如何增進台商對荷蘭與歐盟經貿環境的認識,讓渠等能更加順暢地推動業務,繼而增強我對歐洲的貿易力度,便成為關心台歐經貿關係人的重要課題。
  4. 有鑒於此,本組認為協助台商建立一套有參考價值的中文資料庫,應是可行之道;但要建立有系統、對每一行業都有用的資料庫,談何容易。於是本組決定自今(2015)年起,將平日業務收集的荷文或英文經貿動態、財經資訊或法令等,酌予消化後,擇要以中文逐一解析,而每彙集8-9則便發行1期電子報,e給需要的在荷台人、以及關心台荷、台歐盟經貿關係的國人參考,希望以涓滴成流、聚沙成塔的方式在1-2年內,讓收閱的人能於累積足夠的資料量後,再各自按自己的需求分類整理成有用的資料庫。
  5. 本刊係利用政府編制內資源以及依職權範圍編撰的開放型期刊,屬贈閱性質;故歡迎索閱、或無償性的張貼、轉寄、或主動提供資料和意見。而刊物內凡涉及觀察、評析或感想的內容,均係執筆人個人的意見,其目的或在提供該則資訊的背景資料、或在協助讀者了解、比較不同的思維或現象、或為增加刊物可讀性等,不一而足;但完全與我政府任何的官方立場無關。另索閱者提供之姓名、e-址或公司聯絡資料係供寄送本刊物為目的,同時並受我國個人資料保護法之保護,謹此聲明

 

[1]如想了解本刊宗旨,請參閱底頁。